台灣東岸巡弋 航海里程建立計畫 

台灣的山光水色,一直令人難以忘懷,由石垣返回台灣的海域上,於航程中遠眺陸地高山,心中溢滿了遊子回家的幸福感,而這種感受僅有在台灣東岸才有的。

航程規劃:

台灣東岸巡弋計畫—航行途經:烏石港—龜山島—北方澳鼻—烏岩角—烏石鼻—卡那崗斷崖—清水斷崖—石硿仔斷崖—花蓮港(黑潮北返)

日期:05月22-24日2020年

航海哩程數:125NMs

費用:請私訊

【關於清水斷崖】

懸崖峭壁、蜿蜒曲折、驚險壯麗、海天一色,如此形容清水斷崖一點都不為過。其位於花蓮縣秀林鄉和平至清水之間長達22.7公里的路段,是蘇花公路中最驚險壯麗的景觀,更是蘇花公路的精神所在,成為台灣八大奇景之一。於春天航行清水斷崖海域上,沿途海水顏色變化,加之細雨飄飄,耳聽太平洋浪濤,那景色是不是很美呢!令人心生嚮往。

約九百萬年前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板塊碰撞不斷隆起,豐沛的雨水,使其上覆的岩層受風化侵蝕作用剝失,深處的大理岩和片麻岩逐漸抬升露出地表。緻密、堅硬而不易崩落的岩石,維持陡峭壁立的山壁。

清水斷崖共分成三段,由北向南依序為和仁斷崖、清水斷崖與崇德斷崖。斷崖之上有立霧山、千里眼山、右岸山、清水大山,其中最高峰是海拔2,408公尺的清水大山,夏季迎向東面太平洋水氣而形成的雲霧,於是斷崖上常見雲霧繚繞,彷彿置身仙境。

【關於黑潮】

黑潮是生命的華帶,不僅是孕育眾多生命的能量來源,也是許多海陸生物賴以流通的管道。於漁民而言,黑潮帶來豐富的漁獲量,是豐收的季節。

黑潮(日語:黒潮/くろしお kuroshio,英語:Kuroshio Current),又稱日本暖流,是太平洋洋流的一環,為全球第二大洋流,只居於墨西哥灣暖流之後。黑潮來自於熱帶的海流,水色深、水溫高、流速強為其特色,而其深藍水色並非不乾淨,而是太乾淨了;由於水中雜質很少,陽光穿透很深,大部分的可見光都被吸收或散射,僅餘藍光反射回來,因而讓我們看到深藍或近黑色的海水。

黑潮的源頭來自太平洋北赤道洋流,這個洋流沿著赤道北方由東向西流,當它在北緯十度附近撞上菲律賓群島之後就分為兩支,其中向北流的一支成為黑潮源頭。黑潮的路徑蜿蜒曲折,從菲律賓東方至日本的本州東方,總長超過五千公里,平均流速大約為一至二節,也就是每秒約0.5〜1.0公尺;黑潮在流經台灣東岸時,流幅寬約125〜170公里,離岸距離為60〜100公里,深度約達1,000公尺,受到加速效應影響,最大流速可達每秒1.5公尺以上。黑潮年平均水溫約攝氏24至26°C(75至79°F),冬季約為攝氏18至24°C(64至75°F),夏季可達攝氏22至30°C(72至86°F)。黑潮也較鄰近的黃海高7至10°C(45至50°F),冬季更可高出20°C(68°F)。

【關於福爾摩沙】

福爾摩沙一詞音譯自拉丁文葡萄牙文的「Formosa」,均為「美麗」之意,亦寫作福爾摩莎、福摩薩、浩愈磨沙(台語:Hō-lú-môo-sa)。自15世紀以來,大航海時代開始,葡萄牙人在全球開闢新航線後,世界上許多地方便以福爾摩沙命名,遍布歐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亞洲大洋洲;地形亦包括海灣海灘島嶼山脈河流湖泊城市等。

在世界各地稱為「福爾摩沙」的地方發現的生物物種,經常都以「福爾摩沙」命名。臺灣在早期也被歐洲稱為「福爾摩沙」,而臺灣海峽則稱為「福爾摩沙海峽」。該詞現今常用做臺灣的代稱,傳說16世紀葡萄牙人航海時發現臺灣,便說出:「Ilha formosa!」(美麗的島!),因而得名,此說法尚無直接與明確的證據。而據目前所知,有一幅葡萄牙王室屬下非常傑出的製圖家Lopo Homem(1497前—1572後)於1554年繪製的Portolano式海圖,圖上他把北回歸線以北的一狀如變形蟲之島嶼標名為:I.Fremosa。稍後,他同樣傑出的兒子Diogo改正為:I.Fermosa。這是一般所謂葡萄牙文獻最早有關「Formosa=臺灣」的紀錄。

2017年由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翁佳音與編輯黃驗合著的專書《解碼臺灣史1550-1720》,指出根據葡萄牙人到亞洲後的史料文獻,裡面記載的福爾摩沙是西北東南向,總長約100公里,但台灣是東北西南向,總長約400至500公里,推測葡萄牙人當時看到的福爾摩沙,極可能是琉球,而不是台灣。中國領土部分描繪出中國東南沿海與內陸的山形地勢與城鎮,動植物概況也有清楚標示。圖中福建沿海處繪有三個小島,北島註記I.Formosa(福爾摩沙島)、中島無名、南島為Lequeo pequeno(小琉球)。

中研院台史所副研究員翁佳音認為,目前留存的文獻顯示葡萄牙人絕大部分指稱臺灣本島為Lequeo pequeno(小琉球),葡萄牙人讚嘆台灣為美麗之島的起源,應是來自後人推論的想像。1580年代的西班牙人才比較確定以福爾摩沙來指稱臺灣。當時此名的主要使用者為來自葡萄牙、西班牙及荷蘭的人。荷蘭東印度公司統治期間,荷屬東印度總督安東尼·范·迪門等亦以此稱呼此地。